联系宏源
  • 电话:0373-3878302(吕Sir)
  • 传真:0373-3878301
  • 手机:15137380542
  • 客服QQ:1092327062
  • 邮箱:1092327062@qq.com
  • 地址:新乡市陈堡工业园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 利来订AG发财网 >

驱逐十国大使?土耳其与西方的纠葛-埃尔多安

html模版驱逐十国大使?土耳其与西方的纠葛|埃尔多安

原标题:驱逐十国大使?土耳其与西方的纠葛 

孙兴杰

宣布十国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了对西方国家的强烈不满。按照惯例,当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的外交官接下来将可能被驱逐出境,这应该算是非常严厉的外交制裁了。过了两天,埃尔多安似乎怒气消散,驱逐大使大概不会发生,埃尔多安相信,这十国大使已同诋毁土耳其国家的言行拉开了距离,以后将在涉及土耳其主权问题的表态上更加谨慎行事。驱逐大使的风波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土耳其和西方之间的纠葛越来越深。在一个多元权力中心的世界中,埃尔多安一直试图为土耳其寻找一个合适的身份和姿态,但是嵌入西方体系的土耳其处于难以摆脱的纠结之中。

埃尔多安宣布美国、德国、法国等十国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消息一出,各界哗然。起因是什么呢?今年10月18日,十国大使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土耳其释放在2017年就被拘押的卡瓦拉,此人被土耳其检方指控组织和参与反政府的活动。因为卡瓦拉的事情,西方国家发声也不是第一次,但为什么这次埃尔多安有些怒火中烧呢?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土耳其与美国、欧盟关系一直处于微妙的状态,尤其是美国。埃尔多安今年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并发表了演讲,居然没能与拜登见面,回国之后,埃尔多安就访问了莫斯科,与普京商谈了购买俄罗斯战斗机的事宜。对埃尔多安来说,在纽约显然是吃了拜登的闭门羹,作为北约的盟国,拜登没有给土耳其面子。

土耳其的反对党认为,埃尔多安的这一番操作主要是为了转移注意力,通过强硬的外交姿态激发土耳其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以遮掩现在土耳其国内的经济问题。土耳其目前的通货膨胀率高达20%,里拉也在不断贬值,让国内经济更是雪上加霜。疫情之下,土耳其的旅游业备受打击,汇率大贬,进口商品价格不断上涨,而土耳其公民和企业的对外负债压力陡增。埃尔多安所领导的正发党的支持率不断走低,有民调机构数据显示,正发党的支持率跌破30%。土耳其经济不稳定,产业结构比较单薄,这也约束了埃尔多安,不能与欧盟、美国闹得太僵,释放了愤怒的信号,见好就收,也是比较灵活的身段。

这次外交的风波其实是土耳其与西方世界关系纠葛的表象和最新的事态,土耳其在一个变局之下陷入了身份的迷茫,现在越来越清晰的趋势是,土耳其并非西方阵营的一员,或者西方将土耳其排除在外,即便土耳其还是北约成员国。据媒体报道,2016年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后,埃尔多安就计划退出北约,而且他确信,美国会乐见其成。法国总统马克龙关于土耳其与北约的说法似乎确认了埃尔多安的这种判断,马克龙认为,如果叙利亚军队或其军事盟友对土耳其发动了袭击,难道我们会实施干预来保卫土耳其吗?照此趋势,埃尔多安宣布退出北约,也可能成为一张“王牌”。

世界的大变局在于中心与边缘的结构消解,转变为多元权力中心的格局。美国依然是全球头号强国,但欧盟也在寻求战略自主,北约这个全球最大的军事同盟面临着合法性危机。反恐战争结束之后,北约需要寻找新的共同威胁,成员国面临着集体行动的困境,土耳其和瑞典会有同样的威胁吗?东欧国家会为土耳其的利益而出兵中东吗?显然不会。

在一个多元权力中心的世界中,各个大国首先面对的问题是自我身份的界定,到底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土耳其是一个具有辉煌历史的国家,尤其奥斯曼帝国曾经是跨欧亚非的大帝国,对欧洲保持了300多年的优势,深度介入了欧洲历史进程。土耳其现在要与自己的历史传统对接,在这个过程中,土耳其面临着一个悖论,奥斯曼帝国是欧洲所界定的第一个“他者”,或者说西方这个概念本身就带有反土耳其的色彩,而现在土耳其要找回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就要反思自己与西方之间的关系呢?2023年是土耳其建国100年,土耳其在本民族历史中是什么角色呢?

土耳其和西方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倒退到“实用”的层面,也就是彼此的功能性价值。土耳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是有巨大的地缘战略价值的,简单来说,土耳其扮演了“瓶塞子”、缓冲区的角色,有了土耳其,欧盟和中东才被区隔开来,中东的混乱或者动荡才能被堵在欧盟的大门之外。在难民危机的问题上,土耳其就是扮演了“瓶塞子”的角色,为了阻挡难民进入欧盟,欧盟愿意掏钱,让土耳其把难民拦住,控制难民进入欧盟的速度。当然,土耳其也以这样的角色与欧盟讨价还价,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卸任之前还强调了土耳其和德国关系的重要性。土耳其已经没有意愿,也没有可能加入欧盟,但土耳其和欧盟之间依然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基于利益或者恐惧的相互依赖。

北约是土耳其与西方之间强有力的纽带,但土耳其并没有真正被盟国当成朋友。土耳其曾经击落俄罗斯战机,北约盟国的表态颇为暧昧,就像马克龙所表达的,北约盟国会保卫土耳其吗?至少不会为土耳其未与北约协商而采取的行动买单。土耳其的外交与战略已经超出了北约盟国的范畴,在北非、中东和中亚都有自己的目标。另外,土耳其是北约的盟国,但是却购买了俄罗斯的防空系统,并且被美国从F-35的研发和采购计划中踢出去。土耳其要从美国购买防空系统未果,转而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遭到美国的制裁,这一事件本身就意味着土耳其的北约成员国身份徒有其表。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中,军队规模仅次于美国的国家,在欧亚大陆的棋局中,土耳其扮演了战略支点的角色。即便如此,土耳其和美国以及西方国家,渐行渐远。

埃尔多安重新塑造或者找回土耳其的国家地位和尊严,不仅要对接曾经辉煌的历史,也要理清与西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这必然是一个漫长而纠结的过程。

相关的主题文章: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3 利来订AG发财网 All Rights Reserved